我未完的棒球夢(上)

在準備進入四十歲之前,有許多事情,老實說都已經不太在乎了,「不在乎」這三個字似乎聽來太過果決或過於撇清,但的確如此。反過來說,又有哪些事情還能讓我惦記在心頭?甚至輕輕想起卻又馬上熟悉了起來?棒球,應當是其中之一吧!

國、高中時期,大概是我最瘋棒球的人生階段。還記得國中時,老爸買給我的一咖美津濃手套,再與同學們湊齊零用錢去買的美津濃紅線球或是硬式棒球(大家都喊做偷普球(TOP)),接著就是夏天趁著下課時天還亮著,一群人奔往操場找高中生開打,儼然就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90年代小屁孩。當時那一群才國二、三,身材瘦小的我們,只有被高中生痛扁的份,只不過我根本不記得我有任何挫折感,反而是開心得不得了,只因為我可以戴著手套、拎著球棒、丟著棒球,就這麼玩著,直到天黑。

後來有個週末,自己拿著存了好長一段時間的零用錢,應該是350元吧,跟同學直奔現在的頂好商圈,到了一家專賣日本職棒明星用品的小店,指著櫃上的西武獅隊球帽:「老闆,請給我一頂!」就這麼樣,我滿足地捧著這一頂讓我朝思暮想,最後鼓起勇氣花錢買下去的帽子,走出了店門,可要知道,當時國中生的我要存到350元,幾乎是用意志力達成的,不吃零食、不玩水電行十分鐘十五元的任天堂、不亂買東西之下才做到的一件事。所以這頂帽子對我有很大的影響力,因為那是代表我第一次的決心。直到今天,這頂帽子還是票票亮亮地放在我的書櫃上,展示著我當年的毅力。

談到國、高中時期的棒球,就不能不先講到當時紅極一時的青少年漫畫「Young Guns」。說實在的,我熊熊想不起來這本漫畫的中文名字,Google了一下,才知道原來叫做「青春戰士」(馬的,真鳥)。這本大作的作者叫做林政德,在國、高中生圈中他的名氣幾乎是跟小虎隊、甚至優歡派對齊名,不僅僅是每一期少年快報的連載亮點,單行本的發行更是大家存下零用錢的目標(就是種秒殺的概念)。Young Guns的情節很簡單,就是一個剛上高中的小屁孩,還懷抱著打棒球(甚至想打職棒維生)的畢生夢想(有興趣看看),卻因為還是個高一菜鳥,而發生一連串歪打誤撞的棒球糗事。然而,這麼虛擬世界中的棒球少年,卻不敵作者實際環境的窘境,未能繼續帶領著當年的我的小小夢想延續下去,結局草草劃上句點,也就這麼停刊了。(當年能與此台製漫畫相提並論的,應該是日本漫畫家安達充的「Touch,鄰家女孩」吧!)

後來我上了高中,為了繼續長高,所以花了更多的時間在打籃球上,幸而皇天不負苦心人,高中三年的籃球磨練下,雖不致於高大挺拔,但至少沒有白費,勉強號稱一百八,但是因為營養吸收不好,當年的我簡直就是根竹竿。當然,我也沒放棄打棒球這件事情,當年在聯考掛帥的私立高中念書,體育課變成數學課是常有的事情,因此打棒球只能留到假日「留校休假」的時候,才能跟同學們練練。我還是比較喜歡當投手,因為有主宰全場的感覺,而且投手拿球的時間應該是最頻繁的,嘿嘿。每到放學時刻,就找幾個同學拎著手套、紅線球往操場跑去,就找個角落開始傳接球,投捕角色換個好幾輪,一練就是一兩個小時,也不覺得累。

還記得中華職棒元年,味全龍隊是我當年最愛的球隊,當時的龍象大戰,更是同學間閒聊或鬥嘴的最佳材料。當年我才高一,住校生的我每天晚自習都會偷帶著隨身聽進教室,把耳機線藏在袖子裡,只聽單耳,然後用手托住耳旁,就怕被晚上巡邏的班導發現,這樣子做的同學,卻比比皆是。不過興奮是藏不住的,每每龍隊的重砲手將球扛出全壘打牆外,安靜的校園就會突兀地傳出一片驚呼聲,有人喊耶,就有人罵幹(龍象大戰尤其如此),成為晚自習的特別景況。(等我有空繼續寫……)

About hendry

Taiwanese. 40-year-old.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